<noframes id="bbffd">
    <big id="bbffd"><span id="bbffd"></span></big>

      <track id="bbffd"><track id="bbffd"><strike id="bbffd"></strike></track></track>
      <noframes id="bbffd">
      <pre id="bbffd"></pre>

      最新報道 更多»

      兩河之約·聊城手造|柘木弓箭:開弓如滿月 飛箭似流星

      張思利是陽谷張氏柘木弓箭的第六代傳承人,始終堅持“柘材為弓,方為王道”的古訓,傳承弓箭制作的傳統工藝工序,以掌心的溫度拓寬弓箭的文化厚度。

      兩河之約·聊城手造|十余道工序 純手工制作 杜郎口豆腐皮 老手藝“守住”老滋味

      在茌平區杜郎口鎮,手工豆腐皮是響當當的特色美食,因其色澤金黃、豆香濃郁、口感筋道,深受大家喜愛,不少北京、濟南、青島等地的“粉絲”,行程數百里只為品嘗這一美味。

      兩河之約·聊城手造|王軍方用雕塑作品承載城市文化內涵

      今年42歲的王軍方是莘縣人,從小受家庭藝術氛圍熏陶,自幼熱愛藝術,從職業美術院校畢業后,又自費去中國美院雕塑系進修,畢業后一直從事景觀雕塑的設計與制作。

      兩河之約·聊城手造|東昌葉雕:一片落葉承載萬物

      東昌葉雕第四代傳承人吳金芝在繼承雕刻技法的基礎上,借鑒剪紙的技法,經過不斷學習琢磨,豐富了東昌葉雕的圖案。精于工,匠于心,生活煙火氣、文化之美、時代精神在一片葉子上展現出來。

      兩河之約·聊城手造|巧工做得琵琶來

      習統興是東阿縣高集鎮人,也是家族手工琵琶制作技藝的第六代傳承人,他的“金星手工琵琶”在業內小有名氣。

      聊城手造丨王漢民:錘煉匠心銅器 傳承千年工藝

      時至今日,在臨清有這么一位銅匠藝人,一直堅守千年的青銅鑄造技藝,他就是王漢民。

      聊城手造|巧手之下 枯木再逢春

      在東阿縣魚山鎮曹廟村曹傳澤的家中,地上、桌案上,擺滿了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的根雕作品,墻上掛滿了各種山水畫、書法作品,不大的房間里充滿了藝術氣息。

      歡迎航天英雄回家 依畫雕刻 葉雕傾情

      得知航天英雄即將回家的消息后,聊城小伙賈景瑞心情很激動。4月15日,耗時6個小時,他用樹葉雕刻了3位航天英雄的肖像,以自己的方式歡迎航天英雄回家。

      聊城手造丨蛋雕技藝:毫厘成畫 蛋殼生花

      臨清手藝人孫紅文有兩種幸!赢嬇c蛋雕。在漫長的藝術實踐中,他把這兩項絕活有機結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

      聊城手造|一千年前的泥活字印刷 被他成功復原

      山東聊城匠人陳賀利用業余時間,通過對古籍的鉆研和無數次的實驗,逐漸掌握了北宋時泥活字印刷的完整技藝。

      聊城手造|臨清聽障大學生豐廣巨用剪紙與世界對話

      豐廣巨刻畫的“冰墩墩”和“雪容融”栩栩如生,并融入臨清“宛園”“舍利寶塔”等本地元素,展現出獨特的風土人情,極富創意。

      聊城手造|內有針尖小孔 根根細如銀絲 “守藝人”王進貴揭秘手工空心掛面制作技藝

      今年64歲的王進貴是王家手工空心掛面的傳承人,他從小跟著父親打下手,十幾歲就能獨立制作手工空心掛面,到現在已經做了五十多年。

      聊城手造|走進王傳成的木雕世界

      陽谷縣歷史悠久,黃河文化、運河文化、水滸文化在此交融,為民間美術、傳統工藝提供了土壤,陽谷木雕應運而生。

      聊城手造|《只此青綠》中的篆刻人

      跨越千年時空,對話傳統匠人。在舞蹈詩劇中,千年文化傳承者——篆刻人,成為篆刻藝術的化身,花青色服飾點綴印泥的紅,彰顯篆刻的頓挫、穩健和篤定。

      聊城手造丨聊城“泥癡”李延平:雙手之間塑得世態炎涼

      他喜歡泥,以泥為生,泥在他的手指間誕生了新生和靈魂。泥,縈繞他清苦的人生,也讓他悟出了通透的人生。

      试看A片,成人免费ā片在线观看,动漫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noframes id="bbffd">
        <big id="bbffd"><span id="bbffd"></span></big>

          <track id="bbffd"><track id="bbffd"><strike id="bbffd"></strike></track></track>
          <noframes id="bbffd">
          <pre id="bbffd"></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