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文教 > 旅游

          臨清胡同游丨鴿子橋胡同 名字里有故事 胡同里出“武訓”

          臨清胡同游丨鴿子橋胡同 名字里有故事 胡同里出“武訓”

          來源:聊城晚報發布時間:2022-09-23 09:31:53

          文/圖 本報記者 陳金路

          臨清鴿子橋胡同是一條南北走向的胡同,北通月徑橋,南通官驛街,西連晏公廟胡同,長60余米,因鴿子橋而得名。

          “這個胡同彎彎曲曲的,曾住著大戶——清朝秀才王丕顯。王丕顯是臨清武訓義塾第一任校長,人稱‘武訓第二’。”臨清胡同游發起人劉英順說。

          230920570728.jpg

          王丕顯生前的老院落西屋房檐

          鴿子橋有一段正能量傳說

          說起鴿子橋胡同,繞不開鴿子橋的故事。

          臨清會通河上的這座磚石拱橋,因起初常有人在此相聚憑欄賞月,故名月徑橋。為何月徑橋后來被人們稱為鴿子橋呢?是因為一個正能量的傳說。

          當年的月徑橋上人來轎往、橋下舟船穿梭,是個熱鬧地方。橋南館驛街西首有處“清源水驛”,是專門接待督理漕運官吏下榻歇息的處所。水驛車轎進出,門庭若市,為應酬繁事雜活,光雜役就雇了百余人,其中有個小雜役,十多歲,姓柳,名水生。

          水生祖籍浙江杭州,生在船上,長在船上,長年隨父母南北漂泊、船上為家。一次汛期載貨行船,偶遇大漩渦,父母雙雙葬身水中,幸虧水生身背“救命葫蘆”才保住性命。水生沿路乞討至臨清,被“清源水驛”收留,當了小雜役。

          隆冬的一天,水生冒著刺骨寒風去河邊挑水,將冰凌上兩只凍僵了的白鴿揣進懷里,想找個地方埋了它們。未曾想,兩只白鴿竟奇跡般活了過來。此后,兩只白鴿跟隨水生,形影不離。

          清朝順治十六年(1659年)秋季的一天,臨清運河上駛來一支八旗子弟漕運貢糧的船隊。這些八旗子弟不僅喜歡玩鷹斗雞,還喜歡玩鴿子。一天,水生正在喂鴿子,被八旗子弟瞧見了。他們一邊放飛鴿子,一邊對水生冷嘲熱諷。此時,水生的兩只白鴿“鷂鷹翻身”扶搖直上,飛上藍天。八旗子弟中有人發現,兩只白鴿是一對極珍貴的鴿種“白鷺鷥”。于是,八旗子弟從水生手里搶奪兩只白鴿。水生不給,被打得氣絕身亡。兩只“白鷺鷥”發現主人被打死,便叼起燈頭焾扔到八旗子弟的船隊帳篷上,不長時間,76條漕船全都燃起熊熊大火。

          為了紀念水生,養鴿子的人家紛紛把鴿籠匯集到月徑橋上,一聲“起盤放飛”,成千上萬只鴿子飛上藍天,鴿哨聲響徹云霄。人們念“白鷺鷥”對主人一腔忠義、情篤意厚,贊其“舉世嘉鴿”,遂把月徑橋改名為鴿子橋。

          230921120705.jpg

          老居民宋靂文(左)與劉英順(右)聊胡同的故事

          武訓曾聘請胡同貢生教書

          明清時期,臨清花鳥鴿子市場在大橋(鵲橋)附近,清末遷徙至月徑橋附近。鴿子橋胡同老居民、78歲的宋靂文說,鴿子橋胡同向西行,曾是賣鴿子和雞的市場,向北有賣羊的,還有賣雞蛋、饸子和炸糕的,現在還有部分臨清人將趕集稱為“趕橋”。

          1893年,武訓捐出行乞之資在臨清御史巷買了一處房宅,后修理添造、擴充發展,學舍于1895年落成。這是武訓親自創辦的第3所義塾,也是最后一所義塾。義塾建成之初,聘請貢生、原在天中閣私塾任教的王丕顯為塾師。王丕顯就住在鴿子橋胡同。

          宋靂文說,有一次,王丕顯先生回家午休。武訓到學堂一看,一群學生沒念書,在院子里打鬧玩耍,便問:“怎么不念書?”孩子們說:“先生沒來。”武訓到了王丕顯先生家里,一看王丕顯正在睡覺,他就不聲不響地跪在王丕顯的床前等待。王丕顯醒來睜眼一看,臉騰地紅了,自知睡過了點。武訓笑著說:“孩子等著教呢,孩子等著教呢……”王丕顯趕緊下床,攙起武訓,并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說:“武老先生,以后我再也不貪睡了。”自此,王丕顯再也不午休了,并竭盡全力幫武訓辦學。

          因其治學嚴謹,深為武訓賞識,王丕顯逐漸成為武訓的左膀右臂。在王丕顯的努力下,臨清御史巷義塾發展得很快。

          胡同里出了個“武訓第二”

          1896年,武訓在御史巷義塾去世,王丕顯遂秉承其修學遺志,往返于御史巷和鴿子橋胡同,竭力經營,逐漸擴充武訓義塾。“每次經費拮據,他就四處奔走進行募捐,誠懇的話語打動不了別人,就給人磕頭,就像武訓一樣。”劉英順說。

          據記載,經王丕顯募捐的基金共有2.97729萬大洋,銅元2046吊460文,購置學田385.65畝(1畝約合666.7平方米)。臨清人都對他十分敬重,稱他為“武訓第二”。

          1905年,清朝廢除科舉制度,開始推廣學堂,武訓義塾改稱武訓小學堂,王丕顯任堂長。1912年,武訓小學堂改為武訓小學,王丕顯任第一任校長,并親自執教。1930年,王丕顯年老體衰,就辭去了校長職務,改任學校的名譽校長兼學校董事。盡管年老多病,王丕顯仍常拄著拐杖到校,親自過問學校的業務。當時,王丕顯月薪僅10元,卻拿出6元捐給學校。僅1921年至1932年期間,就向學校捐款800多元。1933年,王丕顯積勞成疾,與世長辭,享年65歲。百姓聽說其去世的消息,無不深感痛惜。附近鄉里百姓為王丕顯豎立紀念碑,武訓家族以“光我前人”匾額饋贈于學校。

          王丕顯秉承武訓遺志,為辦學竭盡全力,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據記載,王丕顯肩承遺業、鞠躬盡瘁,學校更新、教育振興,學生數百、良師云集,基金及萬、學田四頃,畢業于該校者千余人,人才蔚起,民智大開;升入大學者三四十名,為社會培養了眾多人才。教育家何思源曾為其先后頒發“熱心教育”“以德樹人”的匾額;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朱家驊也為其頒發三等獎狀,以示嘉獎。由此可見,稱王丕顯為“武訓第二”并不為過。

          “鴿子橋胡同中段路西的一處院子就是王丕顯家的,王丕顯生前建了抱廈西房和兩邊的耳房,F在王丕顯的后人已不在這里住了,院子幾經易主,現在的房主為馬家。”宋靂文說。

          【責任編輯:任玉偉】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