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文教 > 旅游

          臨清胡同游丨小市街:吆喝聲中的煙火人間

          臨清胡同游丨小市街:吆喝聲中的煙火人間

          來源:聊城晚報發布時間:2022-08-06 11:06:14

                   文/圖 本報記者 趙琦

          對于傳統社會而言,趕集絕對是一個快樂的元素。鄉村中的人平時很少有娛樂活動,趕集就成了大家都很期待的事情,只要你去,總能在集市上找到一些樂趣。

          臨清得運河便利,成為商業重鎮,是名副其實的繁花似錦之地。一直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臨清城中依然有不少為百姓生活服務的集市,一聲聲吆喝,于集市所在的胡同中凝聚起人氣,在歷史的起承轉合中,留下了煙火和生機。今天,我們就來說說臨清的小市街。

          八十余米小巷鋪戶百余家

          小市街,南北走向,長80余米,當年小市街所在的地方是堂邑縣的“飛地”。小市街,其實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樣“小”,相反有著挺括的身軀,伸長著身體與帝廟街、旗桿街、娘娘廟街、太平寺街、王烈士祠街相連。

          (臨清胡同游)小市街:在吆喝聲中聚攏起煙(2909420)-20220805093716.jpg

          王俊本《臨清州志》記載,“小市,自關帝廟至張仙祠約里許,鋪戶百余家,俱系古董、金、銀、銅、錫、鐵器、木料、估衣、雜糧、茶、飯食店,雜居之”。

          集市,在臨清城中很是尋常。“普通集市分三大類,第一類為成天集,也就是每天成集。比如鍋市、花市、碗市等。第二類是定期成集,定期集市又分大集和小集。第三類是定時成集。”臨清胡同文化研究者劉英順說。

          臨清的定期集市最為復雜,過去臨清城里有36市之說,其中的“橋市”也就是花鳥市,規模最大,還有筐市、豬市等,日期以農歷為準。每五天一集,有逢農歷一、六成集的,有逢二、七成集的,還有逢三、八成集的,逢四、九成集的。

          臨清小市有數處,會根據年代或交易的貨品而變動地方,這些小市大多是農貿市場。如果是全天的小市,下午時間主要用來為豬、牛等牲口聯系配種。市場上還有給大牲口修掌、釘鐵掌的,有敲豬、捶羊、騸牛的把式,F在,小市街的一部分成了太平街居委會大院。

          神秘“鬼市”見證繁榮

          定時集市,就是在某個時間段形成集市,而這個時間段多在下半夜。當地老百姓將這種集市稱為“鬼市”。據老一輩人講,上世紀中葉臨清“鬼市”有小市街一個、鼓棚底一個、大獨一處胡同一個、浮橋口一個。

          還有一種說法,“鬼市”這個名字來源于“不做人專做鬼”的雞鳴狗盜之徒,把偷來的東西趁天黑拿出來賣,謂之“見不得光”。舊時的“鬼市”就在一片空地上,沒有燈光,逛“鬼市”的人或提著燈籠,或打著火石,光亮幽幽,照著來往人影飄忽不定;更有奸商趁著天黑賣一些見不得人的贗品,買與賣全在黑暗中進行,雙方交易全憑一廂情愿。

          在《北京“鬼市”的前世今生》一文中,作者提到晚清時期,時局動蕩,皇帝都保不住,何況臣子們。許多清廷遺胄、破落富豪無以糊口,只能靠變賣祖宗留下的那點家產。但是總歸曾經顯赫一時,哪里放得下架子丟得起面子?于是趁著天亮前半明半暗的光線,拿了古董偷偷到街邊擺攤販賣,既躲開了熟人還做成了買賣。北京是皇城,當年是官僚世家集中地,此時破敗的顯貴也不少,久而久之,沿襲成市就是“鬼市”了。

          在“鬼市”,買賣雙方都使用“行話”,暗中拉手、遞手要價還價,唯恐被同行知道價碼,把買賣給“攪黃”了。“鬼市”買賣雙方要價還價的行話是“么、按、搜、臊、歪、料、俏、笨、腳、勺”,用這十個字音分別表示一至十。要價時賣方主動去拉買方的手,還價時買主把手遞給賣方,同時均要配合手勢說明數位,這樣就把價碼表達清楚了。拉手、遞手時為避免被同行看見,一般在袖筒里進行,夏天炎熱就在手上搭塊布遮擋。這種神秘莫測的交易方式,或許也是被稱為“鬼市”的原因之一。

           臨清“鬼市”大抵如此。

          平凡的生活孕育希望

          胡同里的生活是安靜的,陽光在身上流轉,身影被不斷拉長或縮短。房屋整齊地排列在道路兩旁,每家的房屋貼得很近,像是鄰里之間的關系。踩著高低不平的小路,有陣陣風穿過,一路上會看到在門前或者大門底下乘涼的居民,一把扇子從過去搖到現在。

          (臨清胡同游)小市街:在吆喝聲中聚攏起煙(2909422)-20220805094051.jpg

          胡同里平凡的生活被拉長成一首歌,永不停歇。臨清市民趙忠雨生于斯、長于斯,他小的時候小市街還是極其熱鬧繁華之地。“5天兩個集,可熱鬧了。早上6點就陸續有小販到這里賣東西,上午11點左右是人最多的時候,下午三、四點開始慢慢散場。來小市街買東西的主要是河北周邊以及臨清周邊的人。70多年,小市街的格局、樣貌沒什么變化,原來的老民居已經看不到了。”雖然已經過去70多年,但小市街上曾經發生的故事,趙忠雨依舊歷歷在目,“集市上農戶自種自制的各種特產琳瑯滿目,過去集市上賣的大多是背篼、爬犁、鞍子等農具,如今的集市經過演變,交易的貨品已經變成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用品和土特產品。”

          這方土地養育了老百姓爽快的性格,對于很多人來說,這里是存積了很多記憶的地方,也讓很多人難以割舍。如果只站在胡同中,難以想象趙忠雨家的后院竟如此別有洞天。郁郁蔥蔥的綠植、散落陰涼兒的石榴樹,一切都被歸置得井井有條,足以看出庭院主人非常熱愛生活。“436平方米的宅子,全家11口人在住,幾十年來,家里出了三個大學生。”趙忠雨驕傲地說。懷揣著憧憬與希望,巷子深處的人,走向了更廣闊的天地。

          【責任編輯:顧楊洋】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