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文教 > 旅游

          鍋市街:在古老中孕育榮光與希望

          鍋市街:在古老中孕育榮光與希望

          來源:聊城晚報發布時間:2021-11-30 11:10:51

            開欄語

            與歷史促膝相談,讓文化傾情訴說。“百萬+探尋聊城文旅之美——臨清胡同游”采訪團走進臨清,用獨特的視角探尋臨清胡同之美。

            臨清因運河而生,因運河而興。這里自古就有“繁華壓兩京”“富庶甲齊郡”的美譽。臨清古城是一座豐富的文化寶藏,現存的古街巷記錄著臨清的歷史變遷,承載著人們對運河風情的無限遐想。它們是臨清歷史文化的活化石,藏著數不清的趣聞掌故,承載著臨清的獨特之美。老胡同串起了時間和空間,融入到臨清的靈魂,為這座有詩有遠方、有夢有生活的文化之城增添了靈動和韻味。

            本次融媒采訪,將以全新視角,完美呈現煙火胡同獨特文化和魅力,以饗讀者。

            文/圖 趙琦

            鍋市街,位于臨清西部的老城區,是臨清中洲古城里的一條南北主要干道。它北起天橋,南與馬市街相連,長約460米。鍋市街中間為青碗市口,與考棚街、竹竿巷、耳朵眼胡同、箍桶巷等相連相通。鍋市街大致形成于明初,因鍋市而得名。這里承載著歷史文化,也藏著很多煙火故事。行走在這條老街上,那些歷久彌新的城市記憶,不斷從深深的庭院激蕩而來。

          (晚報胡同游)鍋市街:古老中孕育榮光與希(2196201)-20211130085645.jpg

            古街巷見證運河盛景

            臨清是漕運咽喉,是大運河岸邊的第一大碼頭。據明史記載,萬歷年間,臨清四方商賈,多于居民者十倍。當時的臨清外來商戶有的加入臨清商籍,有的臨時占籍經商,他們在臨清經商少則數載,多則數十載。大量的外來人口的入住,使得鍋碗瓢勺等日常必需品需求量不斷增加。所以,當時的臨清就出現了專賣家什的市場,比如鍋市、碗市等。賣鍋的市場所在的街巷就叫鍋市街。

            明代,臨清鍋市所賣的鐵鍋多以廣東鐵鍋和無錫鐵鍋為主,本地的鐵鍋極少。據乾隆《臨清州志》記載:“鍋市店在天橋南,后移工部廠街,自廣路不通,民家多以無錫鐵鍋充用……無錫鍋自南船帶來。”

            清末、民國至臨清解放,鍋市街不再以賣鍋為主,街上的商鋪、店家與賣鍋已經沒有一點聯系,鍋市街較大的商鋪有大昌布莊、萬香齋點心鋪、山成玉銀號等。當時的店鋪可謂鱗次櫛比,街上游人如織。

            據臨清胡同游發起人劉英順介紹,當年鍋市街是一條寬3米左右的窄巷子,街兩邊的店鋪前都有葦席做的涼棚,每到夏天,涼棚會從這一邊的房檐搭到對面的房檐上,冬季便會將葦席卷起來處于房檐下。1966年,受邢臺大地震的影響,鍋市街兩邊的商鋪有不同程度的倒塌。臨清市在修葺商戶房屋時,將路東的鋪子向后推了三四米,現在的鍋市街路面寬度近8米。

            老手藝承載悠長文韻

            道光年間,禮服呢布鞋制作技藝由天津、北京一帶傳入臨清,是一項具有鮮明運河文化特色的傳統手工技藝。

            從青碗市口向北50米左右,是百年老字號“騰通鞋鋪”,嵌著鎏金大字“東盛隆”的匾額高高掛起,門前的一張板凳上擱著幾雙禮服呢布鞋。細看布鞋上的手藝活兒,外地人總會不約而同推開面前那扇虛掩的門,走進去看看是否真的有做出這樣精細活的手藝人。

            十余平方米的小屋內擺滿了各種用料和用具,店鋪的主人張東國、王立珍夫婦正在勞作,兩人制作的禮服呢皮底布鞋是牛皮鞋底、禮服呢鞋面,穿著可以養腳健體。

          (晚報胡同游)鍋市街:古老中孕育榮光與希(2196193)-20211130085520.jpg

          張東國在制作禮服呢皮底布鞋

            兩人每天有說有笑,更多時候在一臂之隔的地方干著手上的活兒。張東國負責上堂底,王立珍做針線活,就這樣兩人走過了20多年。

            “禮服呢布鞋制作技藝已經傳了四代了,是老伴兒下崗后從娘家哥哥那里學來的這門手藝。”王立珍說,“原本這條街上乃至臨清有很多鞋鋪,但是因為做鞋費功夫,一天才做四五雙,再加上受到機器生產的沖擊,很多人都不干了。”這么多年下來,這家小店的生意還不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張東國說,“經常會有顧客慕名找來,還有要批量生產的,這是大家伙對我們兩口子的認可。”

            鍋市街上,還坐落著幾家制作竹器的鋪子。商戶將各類竹器制品掛在門口,為小街平添了些許淡雅古樸。

            臨清的竹器制作技藝,始于明清時期。當時,諸多南方客商將大批毛竹、箭竹以及竹制品,通過大運河販運到北方,臨清的廣濟橋碼頭(現竹竿巷街西頭)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集散點。當時由于竹竿巷狹長,不便于馬車通行,很多商戶搬到了出行更方便的鍋市街。

            鍋市街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劉家的酒簍,張家的缸帽”,說的是劉家的竹編酒簍和張家的竹編缸帽,當時遠近聞名。張家竹器制作技藝已傳承百余年,第四代傳承人張春生已年逾七旬,是從事這項技藝時間最長的手藝人。兩年前,張春生生了一場大病,竹器是編不了了,但讓他欣慰的是,女兒女婿還堅守著這門手藝。在他們的手中,竹籃、竹簍、竹筐等日常用品與小花車、竹蜻蜓、竹呼哨等竹制玩具還在延續著新生命。

          (晚報胡同游)鍋市街:古老中孕育榮光與希(2196191)-20211130085547.jpg

          劉英順展示籠籮制品

            細小竹條承載著悠長文韻,慢慢地張家人不再只將竹器當作實用品,更把它當作工藝品來制作。2020年,隨著臨清竹器制作技藝被列入市級非遺,張家的竹器制品迎來“墻外香”,多次參加了省內外的展銷會和博覽會。

            劉英順說,鍋市街中段路西還曾經坐落著一家衡達秤鋪。辭世的陸紹云老人曾是臨清桿秤業有名的老手藝人,耄耋之年的他耳不聾眼不花,做刻度、鉚星等做細活時也不用戴花鏡。

            舊情懷飽含生活希冀

            舊書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文化,老街中的舊書屋于一座現代化的都市而言,更像是人的精神故土。

            沿著鍋市街往深處走,一家名叫“羽博書屋”的舊書屋便向你敞開懷抱。十幾年的歲月溫柔流過,這間舊書屋成了老人陳百泉的“老友”。老人年輕時是一個文藝青年,喜歡看看書、唱唱戲,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數十年。舊書屋中的書大部分還是老人年輕時買的,也有部分是后來收購的。

            與其說老人是觀察者,倒不如說他是守望者。老人每天會準時打開屋門,挪動椅子到墻下,靜靜地看著人群與車流在鍋市街走近走遠,他的眼神波瀾不驚,仿佛已經撥開了流動的城市脈絡。老人說,自己對這條街太熟悉了,盡管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來到鍋市街、舊書屋,但自己一眼就能分辨出他是不是街上的人。

            其實,與許多城市書店的命運相似,這間坐落在街巷深處的舊書屋同樣無法為老人帶來哪怕是微薄的收益。“開舊書屋是沒錢賺的,只是因為情懷。”老人坦言,“很多人只是在這里走走停停,很少有人會買書,但只要我還在,這個舊書屋就會在。”或許他自己并不知道,這間舊書屋已成為很多人的深刻記憶,也會讓懷著文學夢想的青年們在其中得到精神希冀。

            夕陽西下,當余暉灑在老人身上,灑在街上的每一個角落時,車水馬龍的聲音仍不絕于耳,仿佛這就是城市的呼吸聲,而胡同中的人也在以不同的姿態迎接下一個日出的到來。

          【責任編輯:李太斗】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