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評論 > 水城時評

          心里的牌牌也要摘下來

          心里的牌牌也要摘下來

          來源:聊城日報發布時間:2022-09-20 11:44:12

             ■ 朱海波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規范村級組織工作事務、機制牌子和證明事項的意見》,主要目的是進一步為基層松綁、減負,把村級組織和村干部從形式主義的束縛中解脫出來。讀罷,心有戚戚焉。
            基層掛的牌牌多,幾乎成為一景,當然不是什么美景,而是無可奈何之景。據說,有的為了爭奪“C位”,兩個部門互不相讓,基層無法妥處,只好讓牌牌輪流坐莊,A部門來檢查時掛A牌,B部門來檢查時換B牌,A和B皆大歡喜,而基層徒喚奈何。
            牌牌多,是部門主義、本位主義和分散主義的反映,每個部門都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都覺得自己的工作重要,都要求基層不折不扣地完成,最終一項項任務落下來,基層同志即使連軸轉、白加黑,也照樣完成不了。前段時間,在基層工作的兩位同志談起他們喝水的情形,一個說:“我這水杯里總是有半杯涼白開,渴了后從暖壺里倒上半杯熱水,正好不涼不熱地喝下去。”另一個說:“我這暖壺里經常到下班時水還滿著,一忙起來就忘了喝水。”
            喝水,折射出基層干部長年累月忙的狀態,讓人哭笑不得,并有所思。過去說到基層,是“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現在則是“上面千把錘,下面一顆釘”,針和線,一硬一軟,還能磨合一下、緩沖一下,而錘和釘,這兩個鐵家伙一碰面,那就要火花四濺了。
            掛的牌牌多了,未免讓人眼花繚亂,分不清主次,哪是“國之大者”、哪是中心工作、哪是階段性工作、哪是部門工作,使人不得要領、無所適從,干起工作來也是胸無全局、雜亂無章。
            每個牌牌都是伴隨著某項工作的產生而產生的,但未必隨著工作的結束而結束,這就是牌牌越掛越多的原因。光干工作不掛牌不行嗎?在很多人頭腦中,只有掛個牌牌,才顯得對工作重視,連個牌牌都不掛,何談重視呢?其實不然,掛不掛牌與重視不重視工作沒什么必然聯系。“牌牌一掛,萬事大吉”的想法是錯誤的,形式主義的東西越完備,往往越掩蓋了真正的工作,把口號喊在嘴上、把責任寫在紙上、把措施定在墻上,這種重“形”不重“行”、重“跡”不重“績”的做法不就是形式主義嗎?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把墻上的牌牌摘下來容易,把心中的形式主義牌牌摘下來卻不那么容易,當前,形式主義屢禁不止,就是“心中賊”未滅之故。
          【責任編輯:顧楊洋】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