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民生 > 生活

          學生徐飛苦尋老師劉大忠“續接親情”——27年,只為當面叫一聲“爸爸”

          學生徐飛苦尋老師劉大忠“續接親情”——27年,只為當面叫一聲“爸爸”

          來源:聊城日報發布時間:2022-09-14 19:44:30

             ■文/圖 本報記者 張目倫

            師生情,一生情。聊城一對師生,將這份感情進一步升華,跨越27年的時光,演繹了一段濃濃的“父子情”。
            9月8日,記者采訪了東昌府區嘉明實驗小學老師劉大忠和他來自四川的學生徐飛,聆聽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感人故事。
          老師_副本.jpg
            徐飛(右)與劉大忠老師
            8月7日,嘉明實驗小學附近一家飯店內,感人的一幕在此發生——37歲的徐飛一把抱住47歲的劉大忠:“老師,我終于見到您了!我要叫您一聲‘爸爸’!”劉大忠的妻子王燕、兒子劉兆懿以及徐飛的三位小學同學,也是熱淚盈眶。
            這是怎么回事兒?這得從二十多年前說起。
            1994年,劉大忠從聊城地區師范學校畢業,分配到閆寺喬黃小學教語文,并擔任班主任。當時,徐飛就在這個班里,因年齡較小、身材瘦弱,劉大忠對他特別關心。
            徐飛來自四川,父親是中鐵十三局的員工,1993年來聊城參與京九鐵路建設,母親也隨同前來。徐飛很快適應了在聊城的生活,成績優異。
            天有不測風云。1995年,徐飛讀五年級,正面臨小升初,父親突發疾病,被診斷為肝硬化。當時聊城的醫療條件不算先進,徐飛的父母商量后,決定去吉林長春的鐵道部總醫院進行治療。
            一家人在聊城舉目無親,孩子怎么辦呢?徐飛說:“無奈之下,母親決定讓我休學,帶著我一同前往長春。”
            辦理休學手續時,劉大忠詢問原因,徐飛的母親只好如實相告。聽完,劉大忠說:“如果放心的話,就讓徐飛暫時跟著我吧,休學會影響孩子的學業。”考慮片刻,徐飛的母親答應了。
            “劉老師當時不滿20歲,我們是他的第一屆學生,他的話語讓我感覺很溫暖。”時隔27年,徐飛依然記得當時的情形。
            徐飛的父母這一去,就是半年多。在這期間,劉大忠照顧徐飛的飲食起居,洗衣、做飯、輔導功課……當時小學五年級有早讀和晚自習,每天早晨,劉大忠都在6點前把飯做好,晚上準時把徐飛接回來。
            劉大忠的辦公室、父母家以及徐飛父母租住的房子,都是兩個人休息的地方。飯一起吃,覺一塊睡,現在想起來,劉大忠還不好意思:“我這個毛頭小伙做的‘美食’,孩子竟吃得津津有味。”
            “我們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劉老師對我視如己出、悉心照顧。”徐飛回憶說,劉老師忙的時候,就從學校食堂打飯,周末就帶他一起回父母家。
            1995年底,徐飛父親的病情好轉,和妻子從吉林回到聊城。隨后,一家人返回四川老家。“當時沒有QQ、微信,我也沒有學校的電話,就和劉老師失去了聯系。”徐飛說,父親由肝硬化轉為肝癌,于2017年去世,去世前一直叮囑他,一定要找到劉大忠老師。“我上了大學,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子女,對老師當年的照顧感受更深。”
            目前,徐飛在一家“獨角獸”企業擔任華東大區的負責人。由于經常到濟南分公司出差,他尋找老師的心情越來越迫切。他通過在網上搜索“劉大忠”,判定老師可能在嘉明實驗小學任教,并通過聊城市教體局、12345市民熱線等渠道找到老師的聯系方式。27年后再見面,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徐飛說,未能在有生之年再見一次劉老師,是父親一輩子的遺憾。“這次,我終于來到聊城,再次見到了老師,算是實現了父親的夙愿,也完成了母親的囑托。”
            和劉老師見面時,徐飛和母親進行了視頻通話。視頻里,母親泣不成聲,感激不已。徐飛說:“我以后會像敬重父母一樣敬重劉老師,感謝他多年前的恩情。”
            劉大忠說:“接到徐飛的電話,我眼前立刻浮現出一個可愛的小模樣,畢竟他跟我同吃同住了半年多?吹揭粋高大健壯的小伙子出現在面前,事業成功,家庭和睦,我由衷地感到高興。”
            劉大忠的妻子王燕也是一名教師,兒子是中國海洋大學的學生。當年的喬黃小學已不復存在,但師生情永在。
          【責任編輯:顧楊洋】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