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要聞 > 要聞

          喜迎二十大·文物里的紅色故事|一桌一椅撐起信仰天地——探訪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

          喜迎二十大·文物里的紅色故事|一桌一椅撐起信仰天地——探訪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

          來源:聊城晚報發布時間:2022-05-24 11:03:33

          □ 文/圖 劉小希

          九都楊村,位于陽谷縣城東北部,郭屯鎮鎮政府駐地西南約2.5公里。這里,曾是魯西第一個黨支部中共九都楊支部所在地。

          2021年6月30日,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于九都楊村正式開館。由紀念館大門向內走去,歷史場景重現于眼前——

          (5.24文物里的紅色故事已審)一桌一椅(2700429)-20220524110612.jpg

          一間窄小房間內,擺放著一張斑駁的木桌,旁邊是同樣陳舊的木椅。仔細看去,桌子的邊緣被磨得油潤,椅子的一根木腿已斷,靠幾根鐵絲維持著平衡。這些細節,仿佛在告訴我們:曾有人在桌邊長年累月埋頭苦讀。

          這套桌椅,正是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的創建者楊耕心使用過的。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他就在這一桌一椅邊,開始了革命道路的探索與實踐。

          革命星火悄然燃起

          “作為一個年輕人,他能在革命戰爭年代靜下心來讀書,并選擇出正確的道路,非常難!”說起楊耕心和魯西第一個黨支部,原郭屯鎮文化站站長楊占金頗有感觸。

          年少時的楊耕心喜歡讀書,考入省立二中后,他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

          不過,即便是出身于封建紳士家庭的他,當時的讀書條件也很艱苦。沒有錢買馬克思主義刊物,他節衣縮食,一點點積攢購書費用;沒有安靜的地方靜心閱讀,他書不離手,走路也讀書,吃飯也讀書,暗夜里,他更是時常挑燈看書至天明;沒有指導老師,他一頁頁翻看那些厚重的書籍,自己摘錄要點,提煉要義,并主動向旁人宣講。

          先進的理論猶如一顆火種,點亮了楊耕心的內心,更為其打下了革命的思想基礎。

          1926年7月,陽谷縣第一名共產黨員王寅生回山東發展黨組織。同一時期,中國共產黨早期軍事領導人關向應從上海來到濟南,負責濟南共青團工作。在與楊耕心頻繁接觸后,王寅生、關向應發現他思想進步,對革命事業有執著的追求,于是一起介紹楊耕心加入中國共產黨。

          (5.24文物里的紅色故事已審)一桌一椅(2700427)-20220524110620.jpg

          同年寒假,楊耕心根據中共山東區執行委員會的指示,將革命的火種帶回陽谷,在本村發展楊保善、楊保慶二人加入中國共產黨,建立了中共九都楊支部。之后,懷著共同的信仰,來自四面八方的熱血志士在九都楊村聚集。革命星火的燃起,就在其故居中,在這桌椅旁。

          “當時,楊耕心、趙健民、王寅生等革命前輩,常一同在桌邊挑燈夜讀,時而慷慨陳詞,一同探索中國革命的正確道路。”陽谷縣委黨史研究中心二級主任科員潘凡玉介紹。

          之后,楊耕心又組織貧雇農在九都楊、宋堤口建立農民協會,在九都楊成立陽谷縣第一所農民夜校。那個時候,一到晚上,這張書桌旁便圍坐著很多群眾,學習氣氛非常熱烈。

          “地火”“熔巖”一齊噴發

          魯迅在《野草》中寫道:“地火在地下運行,奔突;熔巖一旦噴出,將燒盡一切野草。”

          “地面”與“地火”,分別象征著黑暗的舊社會和潛在的革命洪流。在反動軍閥統治下的魯西大地,“地火”在哪里?燒掉這一切的“熔巖”何時噴出?

          當時的陽谷縣坡里天主教堂,仰仗帝國主義的勢力,勾結官府,欺壓百姓,搜刮民財,群眾極為痛恨。大革命失敗后,按照中共山東省委的指示,中共東昌縣委決定在坡里天主教堂舉行農民暴動,開展武裝斗爭,由楊耕心擔任具體的領導工作。經過一系列秘密、緊張的籌備,時間定格在1928年1月14日,革命的“地火”和“熔巖”,于坡里天主教堂一齊噴發。

          當天傍晚,暴動隊伍占領坡里天主教堂,俘虜德國神甫和修女,繳獲長短槍四五十支、子彈2萬余發、銀元2.7萬元、糧食數千擔及其他大批物資。

          坡里暴動的槍聲也震驚了反動統治階級,陽谷縣知事王家楨聞訊后很是驚慌,從馬上掉下來摔死了。

          暴動期間,楊耕心晚上在教堂工作,白天在家鄉發動農協會員收繳地主富農的槍支,建立農民武裝。幾天內,坡里聚集農民武裝五六百人。暴動軍開倉放糧,發布文告,宣傳共產黨的主張,產生了巨大的政治影響。

          不過,這場山東最早的一次農民暴動,由于軍閥和反動官府的聯合鎮壓,最終以失敗收尾。無法存身的楊耕心只得潛往東北,但不甘心當亡國奴的他,又想方設法回到陽谷。

          “楊耕心返回陽谷時,正是中共山東省委連續遭到敵人嚴重破壞的時候。”潘凡玉說,“那時,陽谷地方黨組織與上級黨組織失去聯系,但楊耕心、申云浦等共產黨員憑借堅定的信念,積極主動、自發自覺進行黨的活動。”

          1933年,楊耕心在陽谷籍北平地下黨員韓子棟的幫助下,將組織關系轉到中共北方局。這位地下黨員,就是小說《紅巖》里“瘋老頭華子良”的原型。

          紅色記憶仍在延續

          1943年,楊耕心在中日鄂西會戰中不幸被日軍所俘,慘遭殺害,終年43歲。自此,他的人生畫上句號,但這份紅色記憶仍在延續。

          (5.24文物里的紅色故事已審)一桌一椅(2700431)-20220524110601.jpg

          為了守好那段歷史,楊耕心的后人將老宅進行了翻建,并將楊耕心等人的照片、相關史料及一些當年的老家具仔細收藏。楊占金結合后人敘述,整理了與中共九都楊支部相關的資料近萬字。他說,他做這些,為的就是讓大家不忘歷史。

          九都楊村的村民也主動參與到紅色精神的傳承中來。

          2020年,為了建設紀念館,村里共有20余戶村民需要搬遷。聽了這個消息,老黨員王進才隨即把在外工作的兒女叫回家,又找了10多個人幫忙,連夜把家里的東西搬走。在他的帶動下,其他村民僅用兩天時間就全部搬走。

          “當時,村里人都說,建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是最重要的事,也是全村人的光榮。”回憶起那段往事,九都楊村黨支部書記楊福文頗有感觸。

          就這樣,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于2021年正式開館;谶@一紅色平臺,當下的九都楊村,黨旗輝映前行路,群眾在自家門口便能接受紅色教育,全村黨員隊伍也不斷壯大;在郭屯鎮,該鎮黨委全力申報建設“魯西第一個黨支部”黨性教育基地,同時積極爭取九都楊、后梨園村省級美麗鄉村示范村建設項目,兩點一線打造紅色旅游村和生態旅游村;如今,魯西第一個黨支部紀念館每天都會迎來大批參觀者,館內的那一桌一椅,生動重現著當年革命先輩們所撐起的那片信仰天地……

          【責任編輯:徐冉】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