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bffd">
    <big id="bbffd"><span id="bbffd"></span></big>

      <track id="bbffd"><track id="bbffd"><strike id="bbffd"></strike></track></track>
      <noframes id="bbffd">
      <pre id="bbffd"></pre>

      首頁 > 要聞 > 要聞

      梨園村再續梨園情

      梨園村再續梨園情

      來源:聊城日報發布時間:2022-05-17 09:33:43

        ■ 本報記者 夏旭光

        本報通訊員 商賀 張傳思

        “扒了房子賣了磚,也要娶陽谷的楊文淵。”5月11日,在陽谷縣郭屯鎮梨園村的梨園里,說起50年前在當地流傳的這句順口溜,72歲的村民楊連基笑得合不攏嘴。

        楊連基所說的“人人都想娶”的楊文淵也是梨園村人。上世紀60年代,該村以種植梨樹為主,輔以莊稼,村民們生活還不錯。1967年,梨園村成立了一支由村里的文藝愛好者組成的文藝宣傳隊。文藝宣傳隊經常到周邊村進行義演,演出的作品除了《紅燈記》《沙家浜》等現代京劇,還有村民自編自演的文藝小品《問路》、快板書《梨園里都是好風光》、舞蹈等20多個節目。最紅火的時候,文藝隊有40多人,僅鑼鼓隊員就有8人。當年20歲出頭的楊文淵常扮演《沙家浜》里的沙奶奶,她以出眾的氣質和出色的唱腔,贏得了不少“鐵桿粉絲”,是文藝宣傳隊的“名角”。于是,就傳出了“扒了房子賣了磚,也要娶陽谷的楊文淵”這樣的話。

        “白天村民們下地干活兒,晚上村干部組織大家反復排練。每到晚上,村小學的三間瓦房里就燈火通明,隊員們排練,旁邊看戲的村民擠滿了屋子,隊員們經常排練到大半夜才各自回家。”71歲的楊安華和楊連基一樣都是鑼鼓隊員,回憶起當年的事情,兩人聊得津津有味。“沙奶奶”楊文淵結婚的時候,鄉親們紛紛前來祝賀。在婚禮現場,鬧洞房的鄉親圍堵著楊文淵不讓她出屋,非要她現場唱一段才行。于是,楊文淵戴著蓋頭就給鄉親們清唱了一段,這才順利過關。

        “1982年,因骨干演員離鄉、生產形式變更等諸多原因,原本紅火的文藝宣傳隊隨之消散,曾經熱鬧非凡的排練場,變成了無人問津的危房。草長得有一人多高,荒涼得使人難受。”村黨支部書記王同斌說,這幾年,村民富了,生活好了,村“兩委”開始琢磨怎么讓大家的精神生活也“富裕”起來。

        2021年,聊城市信訪局派駐梨園村第一書記楊亞杰一到任,就被村民問了個“大紅臉”。“村民問,楊書記,你是來駐村的,還是來作秀的?要是你有能耐,就把俺村的文藝隊找回來!”楊亞杰說,他詳細了解到該村實際情況,老文藝隊隊員年齡偏大,年輕人又外出打工,村里人才斷檔,舉辦活動湊不齊人手。

        鄉村振興,既要塑形,更須鑄魂,而文化振興就是鄉村振興的精神基礎。楊亞杰認識到,雖然重組老文藝隊伍不現實,但進入網絡時代,可以想些“新點子”,讓梨園村實現文化振興。在多次召開黨員大會和入戶調研后,楊亞杰與聊城市電視臺、陽谷縣文化和旅游局、陽谷縣婦聯等多家單位聯系,招募各領域文化能人來梨園村表演節目、展示才藝,并在微信公眾號“初心梨園”發布才藝視頻進行網絡宣傳,在網絡建起“云舞臺”,陸續上線了《心動梨園》等系列短視頻,講好“梨故事”,傳播“梨文化”。

        線上有舞臺,線下更要有隊伍。在陽谷縣文化和旅游局的幫扶下,以縣文化館演員為主力的專業隊伍走進梨園村開展公益培訓,舞蹈、曲藝、京劇、小品等15種“文化套餐”成了村民的“家常菜”,村民們邊學邊練,紛紛有了文藝范兒。

        “……共產黨就像天上的太陽一樣!沒有中國共產黨,早已是家破人亡!”一棵梨樹下,已經70歲的楊文淵正對著在網上新購的一套直播設備“開嗓”,“楊書記說了,俺這嗓子還挺亮堂,還能唱!過兩天村里大舞臺開戲,俺還得上臺,讓沙奶奶再當‘主角’!”

      【責任編輯:趙鵬】
      试看A片,成人免费ā片在线观看,动漫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noframes id="bbffd">
        <big id="bbffd"><span id="bbffd"></span></big>

          <track id="bbffd"><track id="bbffd"><strike id="bbffd"></strike></track></track>
          <noframes id="bbffd">
          <pre id="bbffd"></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