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

          首頁 > 黨建 > 人物

          85歲抗美援朝老兵張寶巖:專與“毒魔”打交道的防化兵

          85歲抗美援朝老兵張寶巖:專與“毒魔”打交道的防化兵

          來源:聊城晚報發布時間:2021-08-31 09:55:59

          (晚報人物版約稿)85歲抗美援朝老兵張寶(1929273)-20210831081723_副本.jpg

          文/圖 本報記者 劉偉

          “隨部隊入朝后,我作為一名防化兵,駐守在上甘嶺后面的大山里,天天訓練……”8月21日上午,85歲的抗美援朝老兵張寶巖向記者講述自己當兵的經歷。對于那段艱苦的歲月,他依然記憶猶新。

            響應號召積極參軍 抗美援朝 保家衛國

            1938年,張寶巖出生在陽谷十五里園。因為好學上進,他18歲就成為了當地生產隊的一名會計,是大家眼中的“知識分子”。“我是大隊會計,經常去鄉政府、區政府參加會議,思想比較先進,很早就加入了共青團。”張寶巖說,和大多數熱血青年一樣,他特別渴望去當兵,一直等待著機會。

            “當時,中美已簽了停戰協議,但敵軍仍然對中朝軍隊進行襲擊。為了防止敵人的破壞活動,也為幫助朝鮮人民建設家園,中國人民志愿軍決定繼續駐守朝鮮。”張寶巖說,由于新婚不久,妻子和老人都讓他再考慮考慮。他說,保家衛國,保衛不了國家,小家也不會安寧。

            “同志們,參軍光榮,這次參加的隊伍是到朝鮮去,中國人民志愿軍是最可愛的人。”這一聲號召更加讓他熱血沸騰。

            1956年7月,張寶巖入伍,編入中國人民志愿軍16軍46師136團防化排,開赴朝鮮。他一路坐火車到了安東(今遼寧省丹東市),過了安東,就是鴨綠江了。

            “朝鮮大約四分之三的土地是崇山峻嶺。很多時候我們乘坐的卡車都是行駛在山路上,車子距離懸崖也就1米多,透過窗戶能看見萬丈深淵。”張寶巖說,環境很艱苦,反而更加堅定了大家戰勝一切困難的決心。

          (晚報人物版約稿)85歲抗美援朝老兵張寶(1929275)-20210831081710_副本.jpg

            在上甘嶺當防化兵 身負50斤的防毒裝備訓練

            作為防化排的一名新兵,張寶巖跟隨部隊駐扎到了上甘嶺。

            “上甘嶺是朝鮮山村的名字,我們駐扎的地方就在上甘嶺后面、五圣山南邊。”張寶巖說,每名新兵都配備了蘇式沖鋒槍、子彈、手榴彈、望遠鏡、防毒衣和防毒面具。張寶巖向記者描述當時的防毒面具,“上面有一個大象鼻子樣的東西,是橡膠做的,我們每天都要用這套防毒面具來訓練,要求在特定的時間內拿出來、打開、戴好。因為戴得速度快的話,吸入毒氣的幾率就低。”此外,張寶巖說,還要背一個盛有液體消毒劑的盒子,這些裝備加起來得有50斤重。

            張寶巖所在的防化排有40多個士兵,分成了4個班,主要為偵察班和消毒班。偵察班的任務是輪流出動,偵察這個地區有沒有毒氣;消毒班則根據偵察班的反饋,發現有情況就立即去消毒。

            當時防化兵的條件很簡陋,完全靠人工去做偵察。比如覺得某個地方好像不太對頭、有味道,偵察班就出動,去判斷是不是毒氣,也沒有什么很精確的檢測儀器。

            “當年我們團駐地還是電影《上甘嶺》取景拍攝的地方,我們和攝制組的導演、演員在一起吃飯。排長還扮演一名戰士在電影中出鏡了呢!”張寶巖說,每次看《上甘嶺》,他就仿佛又回到了當年那個情景中。

            防備暗處的特務 一名戰友被暗殺

            盡管1953年7月朝鮮戰場已經停戰,但戰爭是否會再度爆發,志愿軍不敢去賭,而是選擇留在朝鮮,繼續守在中朝人民并肩作戰的戰地。“停戰之后,特務還有很多,我們也沒有放松警惕。”張寶巖回憶說,朝鮮村莊分散,山地多、山谷多,特務們很容易找到藏身處。

            “1957年,一次我們部隊觀看一部印度電影《流浪者》,由于特務活動猖獗,這部電影斷斷續續地放映了兩天都沒看完。”張寶巖回憶說,當時還發生了一件十分危險的事,其他部隊看電影的時候,有人突然朝人群中扔了一枚手榴彈,幸虧反應及時,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后來部隊就規定:看電影時也要有人站崗放哨。大約是1957年5月份,兩名新兵凌晨2點去換崗值班,天亮后只有一名戰士回來,大家在附近找到了一雙失蹤戰士的解放軍膠鞋。后來部隊一直沒有放棄尋找,最終認定那名失蹤的戰士被特務暗殺了,后來這名戰士被追授為烈士。

            中朝人民一家親 賡續紅色血脈

            1958年2月,中朝兩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中國人民志愿軍決定于1958年年底前分三批全部撤離朝鮮。

            “年底,我站了最后一班崗,一位朝鮮戰友送給我一套銅質碗具,有銅碗、銅勺、銅筷子、銅盤子,你看看這個就是。”說著,張寶巖讓家人給記者拿過來他一直珍藏的禮物。當時他回贈了這位朝鮮戰友一套針線包,他們互相告別,相約以后再見。

            “真是感受到了中朝人民一家親的情誼。”張寶巖回憶說,他所在的部隊要撤離了,他們和朝鮮人民軍一起聯歡,大家擁抱惜別,互道珍重。

            回國后,張寶巖在部隊繼續服役。1978年,他退伍后來到聊城,在中國石化山東聊城分公司工作。張寶巖的外孫范昕東,2014年高中畢業之后選擇到軍校深造,成為了一名軍人,現在是陽谷縣景陽岡消防救援站的一名消防指揮員。范昕東說:“我是聽著姥爺的紅色故事長大的,從小就立志要成為和他一樣的人,長大后保家衛國。”

            “看到后輩這么有志氣,我很高興。”張寶巖說,和平生活來之不易,希望年輕人都能熱愛祖國,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

          【責任編輯:任玉偉】
          女人两腿打开让男人添
          <output id="njnnl"><dfn id="njnnl"><span id="njnnl"></span></dfn></output>
            <big id="njnnl"></big>
              <address id="njnnl"></address>
                <track id="njnnl"></track>

                  <pre id="njnnl"><ruby id="njnnl"></ruby></pre>
                  <pre id="njnnl"><strike id="njnnl"></strike></pre>